1. <dd id="aegrh"></dd>
    2. <div id="aegrh"></div>
    3. <div id="aegrh"><ol id="aegrh"><nav id="aegrh"></nav></ol></div>

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   >    Vogue Film    >    明星

      黄渤、杜鹃、廖凡演绎《梦·镜》:互换人生,你即是我

      编辑:张静Mia Zhang 时间:2018年12月02日 内容来源:VOGUE时尚网  图片来源:VOGUE时尚网  

      文章导读

      黄渤、杜鹃、廖凡演绎《梦·镜》:互换人生,你即是我


      「REFLECTION」

      梦·镜







      Photography 平面摄影: 刘颂 LIU SONG

      Styling 造型: 李颖贤 CANDY LEE

      Text 撰?#27169;?张静 MIA ZHANG


      黄渤:白色上衣、蓝色麂皮夹克、黑色长裤、皮鞋 均为Prada

      杜鹃:印花上衣、皮质上衣、蓝色短裙、绑带鞋、手包 均为Prada

      廖凡:黄色上衣、牛仔裤、棕色风衣、黑色皮鞋 均为Prada


      廖凡:黑色针织上衣、西服套装、口袋巾、皮鞋 均为Prada

      杜鹃:亮片连衣裙、刺绣外套 均为Prada

     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,

      ?#26434;魘手居耄?#19981;知周也。

      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

     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,胡蝶之梦为周与?

      《庄?#21360;?#40784;物论》

      某一个时刻,某一个地方,

      感觉?#32422;?#31449;在人生巅峰,一览众山小。

      金钱、名望,尽握在手。

      同一个时刻,同一个地方,

      觉得风景无比绚烂,无限趋近孤独。

      若是过于宏观,便会失之日常。

      隔着一层透明玻璃的花艺师,

      哼着小曲,沉浸在?#32422;?#30340;世界中,很快乐。

      WILLIAM BLAKE 写:

      “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,

     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. ”

      徐志摩译:

      “ 一沙一世界,?#25442;?#19968;天堂。”

      他看不到,所以他好奇,

      “ 你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? ”

      你,那个普通人。

      可以是花艺师,也可以是服务员,路人甲乙丙丁,微小的粒?#21360;?/p>

      是你我他。

      ?#25442;?#34987;注意,甚?#31890;换?#34987;发觉。

      普通人的快乐有一个名字,叫做“ 小确幸?#34180;?/p>

      安于此,乐于此,栖身于温暖与平?#22330;?/p>

      偶尔,也好奇着另一个世界的灿烂与华彩。

      彼方为谁?

      薄暮之时,我们在梦的隧道中擦身而过。


      你我相遇,却看不清彼此。

      谁为彼方?


      黄渤:黑色针织上衣、西服套装、口袋巾、皮鞋 均为Prada

      廖凡:白色上衣、针织上衣 均为Prada


      渐觉身非我, 都迷蝶与周。

      在庄周或在?#36947;?#30340;梦境里,

      时间时而聚拢,时而回旋,时而扭转。

      睁开眼,世界焕然一新,?#36335;?#19982;某人?#25442;?#20102;人生,

      身体是我,灵魂不全是我。

      是我,又非我。

      ?#21491;?#26080;所有,?#25509;?#26377;尽?#23567;?/p>

      如果一切是唯心的,

      那包围我的镁光灯、记者、华服、美人,

      是不是泡沫?

      如果一切是梦幻,那我的兴奋与快乐,却是真的。

      从万众瞩目到无人知晓。

      哪怕只是梦?#24120;?/p>

      我也渴望阳光、鲜花、天空带来的这丝宁静。

      这难道不是我吗?

      我的人生AB面,曾经是A面,

      现在,不过是转过了一个方向和角度而?#36873;?/p>

      只是,太久没有转过来,真让人深深感念。

      休问我, 彼为谁?

      你即是我。

      你是昨日的我,我是未来的你。

      你是我内心的宁静花园,我是你未来的荣耀之光。

      我们共享亿万人的卑微与伟大,

      为得到命运的垂青而与生活的乱流搏斗,

      在无数个命运的路口,面对的是梦境般的困惑。

      现实是令人惶恐的迷宫。

      ?#20999;?#25317;有与失去、高飞与陨落,

      最后都会化为天空的星尘,消散在宇宙的深渊。

      别担心?#26376;罰?/p>

      带?#25293;?#20221;初?#27169;?/p>

      走下去。


      选角:张静 Mia Zhang

      制片:陈艺清 Yiqing Chen、王雪洁 Xuejie Wang

      执行制片?#21644;?#33464; Yun Wang

      黄渤 化妆、发型 :张巍

      廖凡 化妆、发型:高辉

      杜鹃 化妆 :吴旭辉Seven Wu(ON TIME) 发型:潇天 Xiao Tian 美甲:龙庆双

      场地提供:EQUIS、?#26412;?#22235;季?#39057;?Four Seasons Hotel Beijing

      造型助理:赵慧 Michelle Zhao

      服装组助理: 薛雨 Sac Xue,华梓佑Yolia Hua,肖瑶Claire Xiao




      隐秘而好奇

      撰?#27169;?#38379;夏YAN XIA


      片场灯光柔暗。杜鹃坐在廖凡身边,连衣裙上的亮片把光斑投影向沙发,黄渤从两人身后入镜,画面安静又克制,隐藏在暗处的导演?#25293;?#21898;了声“cut?#20445;?#22312;下一个“开始”之前,镜头还停留在杜鹃身上,她轻轻活动?#26412;保?#23558;纤细的手臂高高抬起。透过监视器屏幕,她一人练?#26263;?#20986;手包的动作,练习回头看的眼神。在兵荒马乱的拍摄现场,这个角落始终在独立运转。表情和姿态没有断崖式的变化,单看镜中影像,你也会分不清入戏和真实。溢出一?#21487;?#31192;感的故事暂告一?#28201;洌?#26460;鹃披?#36132;?#22871;走向?#30701;?#36879;气,听Vogue Film的同事说接下来要做采访,她说“:哦,好,我听你安排。”


      银河之梦

      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看了?#25442;?#20799;我们拍?#20223;穡俊本?#28982;是杜鹃首先提问。她舒舒服服靠在休息间的沙发里,一边说一边利索地拢一拢头发。杜鹃去年完成的未上映的新电影还在保密中,这次采访的目的性就弱了很多,那就从她刚刚走出的“梦?#22330;?#24320;始吧。“知性、神秘、自信?#20445;?#26460;鹃用这三个词形容她在短电影中被设定为“女明星”的角色。虽然“梦?#22330;?#26159;贯穿短片始终的气质,她却是一位温柔的旁观者,“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在现实跟梦境中不同的自我吧,都会有很多不同的面,会梦想过一份和本?#24052;?#20840;不相关的工作?#20445;热?#22312;芭蕾舞者、模特和演员之外,杜鹃?#25285;约?#20063;曾有过开花店和咖啡店的一念。似乎和?#38209;场?#26790;境有?#25285;?#26460;鹃上一次为Vogue Film拍摄的短片《一?#20307;?#36869;》也和她刚才所描述的?#25293;?#26377;关。或许是因为在个人生活中极为低调,模特职业造就的印象又太鲜明,冷和疏离成了人们看到她时自动跳出的关联词,《一?#20307;?#36869;》的导演夏永?#25285;╓ing Shya)和杜鹃很熟悉,便迫切想要将她优雅冰凉的美剥去,呈现出一种“轻佻”和热烈。“那我想他也看到了我的另外一面吧?#20445;?#26460;鹃笑着说。她远不如外界看到的那么拒人于千里,“也希望在表演上做各种各样的尝试?#20445;?#20294;别人看到的,?#32422;?#35748;为的,潜意?#29420;?#38544;匿的,人总免不了要在这三种“我”间周?#24013;?/p>


      杜鹃的银河之梦开?#21152;?012年和王家卫、张震合作的短片《心灵之?#22330;罰?#20854;实在做模特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想过可?#26434;?#19968;天去尝试演员的工作,可以在电影院的大银幕上看到我?#32422;海?#21435;演一部电影。我觉得很重要的是因为我第一次拍电影的经历,跟王家卫导演跟张震?#20445;?#26460;鹃这样?#25285;?#24182;不因初次尝试就有华丽阵容为?#32422;罕呈椋?#32780;是王家卫导演“非常地会调教演员,能给演员满满的自信?#34180;?#20570;模特多年,她整天和镜头打交道,在众人注视中平和、自然已经成为本能,最后只剩几句台词需要单独收音。?#26263;?#26102;的环境是比较冷的,然后王导演就专门叫人泡了一壶热茶,?#26790;夷米拍潜?#23376;暖着手,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个录音师,我和导演四个人,然后他就靠着我很近坐着,”杜鹃说着抬起手,将一个慈爱的王导模拟在身边,“他就这样一句一句教导我们要用一个怎么样的一个状态和声调讲话。”于是当第一次杜鹃看?#38454;约?#22312;影像中和印度一处绝美,“你?#32422;?#21435;那边玩都不太会跑到的地方”发生了联?#25285;?#31532;一次听到了?#32422;?#30340;声音,她在心里?#25285;骸?#21834;,原来我还可以这样?#21360;!?/p>


      杜鹃接受采访的频率很?#20572;?#19968;些工作里的深刻?#24067;洳换?#34987;反?#21050;峒案?#30424;,反而得以被好好收存,保有光彩。杜鹃能够非常清晰回忆起的是?#26460;?#32422;纽约》里的阮玉鹃让她开始感觉到?#30333;?#28436;员的快感?#34180;?#20196;人享受的过程其实从开拍前,杜鹃第一次和大家?#40644;?#22260;读剧本就已经开始。见我对她的喜?#26790;?#27861;共情,杜鹃?#25285;骸?#23601;好像你挑了一堆衣服在试?#24405;?#35797;的那个过程,然后最后又挑中了心满意足的最合适你的那件。”听起来,确实令人激动。因为一直都在和好?#21734;?#21512;作,杜鹃说?#32422;好看?#26432;青离开剧组?#23478;?#20381;不舍,但她不想把这样的?#35270;?#32932;浅归因为“?#20197;恕保?#37117;是水?#35282;?#25104;?#34180;?#26426;会来了,也能接?#31859;。?#28436;戏的所?#20889;?#21160;都?#26723;?#29645;惜,“有的可能大一些,有的可能小一些,但是这个都会在我脑子里。”杜鹃这样说。 她一直在期待一个?#26696;?#23436;整”的角色,?#28909;?#26356;有转折,更有变化,?#28909;?#21487;以在爱情这个事上更完美或者圆满一些,因为之前的角色都多少?#21152;行?#36951;?#24230;?#22833;,?#26263;?#26159;不是小妞电影,我演不了小妞?#20445;?#22905;特意补充。


      在尝试演员的工作后,杜鹃就尽量在缩减?#32422;?#27169;特的工作。“模特的工作我做了这么多年,?#24444;担?#21435;到了很多地方,也跟这个行业最棒的人在?#40644;?#24037;作。但它是比较有规律的那种重复,我觉得模特这个工作?#31859;?#30340;我?#30002;?#21040;了。除非是比较特别的一些秀,或者是拍摄好玩的东西,才会去做。”但对杜鹃来?#25285;?#36825;也并不意味着她将把所有时间?#24230;?#30005;影,或者有意要出演一个和上个角色不同的角色。跳舞、演戏、做模特都是赤诚地发?#26434;諳不叮?#28436;戏也是一件非常?#19981;?#30340;事?#20445;不?#30340;事能做得久一点就久一点,但非得向谁证明什么是不必要的。“这几年做演员也拒绝掉很多,我还是很节?#39057;?#22312;做这件事,因为我觉得任何事情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要开?#27169;?#36825;是一个理想的状态。”在《摆渡人》中出演?#25991;?#23376;之前,剧组帮助杜鹃拜了三位调酒师做师父,学了很久的调酒,但这样的镜头最终被剪掉了。问杜鹃是否觉得?#19978;В?#26460;鹃?#25285;?#36825;件事对她的帮助仍然非常大,因为懂得调酒让她在镜头前有自信,“不然作为王?#39057;?#37202;师站在那里不心虚吗??#24444;?#22312;意心里有底这件事,身上珍贵却不带攻击性的,也是真实的自信。“我觉得这件事跟学芭蕾舞有关系吧,因为这门艺术你看都是公主王子,是不是??#24444;?#24320;起了玩笑。


      杜鹃花?马蹄莲?

      上午的拍摄结束,正好也赶上转场。杜鹃穿着她的波点外套,踩上平底鞋,没忘记带走为今天拍摄提供花艺的工作室专门?#36879;?#22905;的一大捧花。毕竟也是有过开花店梦想的人,?#28783;鶼不?#30340;花,刚走进电梯的杜鹃?#25285;骸?#20320;是不是以为我要说杜鹃花?”事实上,她最?#19981;?#39532;蹄莲,深紫色或黄色的迷你的那种。关于杜鹃这个名字的故事也顺势展开,“我?#32844;?#21644;我?#25285;?#20182;有一天梦到他和我妈妈去公园,一只杜鹃鸟跟着他们回来了。”


      杜鹃没有任何社交媒体账?#29275;?#22905;和《Vogue服饰与美容》编辑总监AC(Angelica Cheung)?#40092;?#24456;久了,在微博刚开始成为公众人物社交阵地的时候,AC就曾经建议杜鹃开个账号至少。杜鹃想了想,还是没这样做。“我还是希望可以给?#32422;?#22810;一些空间,我比较安静自在一点,反正我不?#19981;?#25105;的生活被打扰。我的工作就是工作,生活就是生活,所以也不太想告诉大家我今天吃了什么,去了哪儿,干吗了什么的。?#34987;?#35768;正是因为早有保护?#30333;约骸?#30340;决?#27169;?#26460;鹃很难进入所谓的访谈状态,她总说“我不是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人,不是一个特别好采访的人?#20445;?#20294;更像是交谈。她想不明白的地方会反问,最珍稀的,尽管是工作的一部分,她对人始终抱有善意的好奇?#27169;?#36825;不正是艺术创作者不可失去的特?#20107;穡克?#36208;到窗边和熟悉的发型师聊天,内容涵盖地下车库和地铁通到了哪一站;和编辑聊天,她问人家最近瑜伽练得怎么样;与我交谈,她会问:“你住在哪里啊,一个人还是和家人?”天气好的时候,杜鹃也会想要去外面走走玩玩,她很早就搬到?#26412;?#35273;得?#26412;?#30340;秋天挺美的。采访的时候,?#26412;?#21018;经历第一波秋季降温,国庆假期刚开了头。杜鹃?#25285;骸?#25105;在想着再过可能两个星期,就可以去香山或者哪里去爬山了吧?#24247;?#22269;庆节人又太多,所以就节后,?#29275;?#23545;。”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,她也朴素地观察季节,熟知周遭最美的时候。


      在很多杂志里,杜鹃都双手背后静?#28196;?#29616;在照片中,看她在片场也偶尔双手背后走来走去,才知道这原来真的是她的习惯。在《心灵之?#22330;范?#29255;的评论里,有人说杜鹃像位“民国名伶?#34180;?#22905;散发出来的气息独立安静,只有真的接触过才晓得那并不是冷淡。如果不是因为长得有点高,杜鹃会成为一位舞蹈演员。“你知道在舞台上的感受是什么吗??#24444;灯?#22905;平淡的性格,不知道怎么就?#33267;?#22238;了跳舞的时候,“舞台?#26053;?#26159;黑乎乎的,?#40644;?#28422;黑,特别是只有一束追光的时候。”专注舞蹈,接收观众的回馈,但在二者之间的时间里她从小就没有学到?#20013;摹!?#25105;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和?#32422;?#30340;对话,但是很?#19981;?#37027;种感觉。”演员需要察觉人性,在情感里经历各种丰盈,杜鹃的朋友不多,日常生活简单,问她要如何去探测更多人性,她?#25285;骸?#22312;这条线外面看,是不是反而会看得更真实更真切呢?”


      请杜鹃老师

      一切准备妥?#20445;?#29255;场传出一声: “请杜鹃老师!”


      杜鹃老师随即站起来,小声念了念这个称呼。在导演喊出“3、2、1”前,她“嘘……”地提醒大家安静,然后说了声“谢谢?#20445;?#35843;整呼吸,再?#25569;?#24320;了?#32422;?#30340;工作。


      接下来的这个镜头成为这部短电影里她?#24052;?#28982;有点感觉”的点。“其实动作很简单,只是在走廊里面这样走过,但是你给?#32422;?#35774;定了一个情绪、目的和理由之后,我觉得?#23396;?#26377;意思的!?#26412;?#26412;里这条走廊通向“男明星?#20445;?#24278;凡饰)的休息室。试装的时候杜鹃问导演?#25293;骸?#20026;什么这个女明星可以去到男明星的休息室?#20811;?#20204;其实是一?#36136;裁垂叵担俊?#35752;论了一番,?#25293;┧担骸?#23601;当做夫妻这样一个设定去处理吧,所以你可以去到他的休息室,没想到他睡着了。”


      所以走?#26085;?#19968;路的几步,突然让杜鹃觉得好安静。在她设置的状态里,“女明星”会在想他是不是在休息,于是脚步变得很小心。她?#19994;?#20182;,他在睡着,梦境里的神秘感又出现了。



      黄渤:逆流而上

      撰?#27169;?#21525;彦妮


      一个在巨浪面前还能嘻嘻笑出来的人,和海水的乱流与漩涡搏斗过,活下来了,明天继续去出海。只?#23567;?#26377;可能发生的失败”可?#26434;?#24785;他,一切“得心应手”都令人惶恐。他非要启航不可,因为另外一个世界,只可能在最深的水面之下。


      小岛?#26696;?#20262;布”

      《一出好戏?#20223;?#24149;后不到两个月,黄渤又回去了电影的拍摄地——太平洋上的那个小小?#28023;?#37325;见岛?#22799;切?#22312;工作?#34892;?#21161;过他和同伴们的当地人,他心里一阵阵暖意往上泛。他专门去拜访了当时为他补牙的老牙医和他的太太,还?#20449;?#25668;时对工作人员?#23637;说梦?#24494;不至的管家奶奶。他还记得拍摄间?#31471;?#29273;病犯了,去求医,牙医老爷子给他补完牙之后递给他一袋子东西,打开一看,里面有?#26639;嘌浪?#21644;清洁牙齿的物?#29627;?#20132;钱的时候人家?#25285;?#36825;袋东西不要钱。“他知道你是过来拍电影的,就一直?#25285;?#25105;们这儿很美,但是很少有人来拍,就拜托你,希望把这儿拍得美一点。”一个人这么爱?#32422;?#30340;家,爱了一辈子, “这事儿太动人了。”


      黄渤?#38405;?#24231;?#27827;?#20063;有?#32422;?#30340;爱,他?#28783;?#22914;何?#36739;找话?#24320;发了几个主场景的故事时,至今依旧眼中有光。?#30333;?#33337;在河道里绕啊绕,突然开天辟地甩根绳子下去突然?#22836;?#29616;了那棵标志性的大树,然后瀑布洞里?#20999;?#37117;是我们?#32422;?#21457;掘的。”


      他说他觉?#31859;约?#23601;像这小岛上的?#26696;?#20262;布?#20445;?#36825;些地?#34903;?#21069;就存在着,好像是它终于等到我了,又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温存。挺有意思的。?#24444;?#20063;无法预估,这一生会和什么东西发生怎样的关联,一座小?#28023;?#19968;场雨,一个人,或者一次刻骨铭心的创造的过程,都会将你们彼此雕琢。


      这一出电影处女作带来的风潮此刻似乎已趋平静了,但黄渤还没?#22411;?#20840;歇息下来, 六集荒岛狂想轻喜剧《好戏一出》刚刚在视频网站上上新,是他根据同时拍摄的素材重?#24405;?#36753;和制作出来的,保留了曾经在电影中因为时长限制不得不忍痛?#38236;?#30340;很多镜头,故事由此可以讲得更加完整了,人物饱满了,线索也丰富了。拍摄Vogue Film的前一天,黄渤还在调整短剧的配乐。


      终归,此刻,关于《一出好戏》的热议算是?#38504;?#36807;去一些了,黄渤可?#26434;?#26102;间更加冷静地好好回看?#32422;?#36825;一次创作。


      电影公映后引起的所有议论,观众自觉自动生发的种种解说和开的?#28595;远礎保?#37117;让黄渤欣慰,“有人看完了感触很深,也有很多人觉得了了,还好,争议对我来说还挺珍贵的。这不是我的?#22120;錚?#36825;就是创作和观看之间产生的化学作用,是乐趣,我就是怕大家看完了说?#26032;穡?#36824;行吧——这是我最不想要的结果。”


      他唯一觉?#31859;约好?#26377;做到那么“游刃有余”的,就是在哲?#24049;?#36259;味之间把握的尺度。在嘻嘻哈哈的打闹和?#32420;?#35748;真地?#24425;?#19968;些真理之间,黄渤承?#24076;约?#26377;摇摆和犹疑,造成的结果就是《一出好戏》里的很多处理让观众?#34892;┓直?#19981;明。


      黄渤?#26723;?#24433;里很多看起来匪夷所思的、戏谑的、荒诞的情节,他大多数?#30002;?#21040;了有科学出处和逻辑根据,包括大家质疑的“天上掉鱼?#34180;ⅰ?#28418;流在海上遇到北极熊”等等,他?#30002;?#36807;严谨的推算。


      你当然可以?#25285;?#20182;想要的太“多”了,但这就是黄渤,就是他在这个当?#20262;?#20986;的选择。为什么就不能轻轻松松拍一个好玩的作品便罢了呢?


      “如果再早个七、八年拍,我可能会拍一个实的故事,?#21738;?#30340;,我最擅长的那种。但现在,我怕不满足吧。找一个你心里特别有数的故事,一个喜剧,我信手拈来,已经什么都想清楚了,我还要做这个事儿干吗?”现在能让黄渤感?#25509;?#24847;义的,是一个?#32610;?#26381;”的过程,“有可能会失败——这个点对我是有诱惑力的。”


      寻求“逆?#22330;?/p>

      “是的,有可能会失败……”黄渤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。他一脸沉静,音调也不高,?#34903;?#25163;一直紧紧握着垂在两膝之间。他这?#27492;担?#25105;就忽然想起《一出好戏》里,他饰演的马进带着?#32422;?#30340;弟弟曾经有过一次离岛“出海?#20445;?#20182;们驾着一个?#32422;?#20570;的粗糙的小木筏子企图回到大陆,大约当时他?#32422;?#20063;是知道的,他们?#25442;?#25104;功的。


      “对。”黄渤承?#24076;?#37027;是某一个面向的他?#32422;?#24847;?#38236;?#20307;现。早几年他出演孟京辉执导的话剧《活着》就是同理。所有人都说你多么多么会演,全是夸赞,但他最怕的偏偏就是“大差不差,出不了错,一看就知道怎么演?#34180;?/p>


      “顺境时间长了,当然是一个极其无聊的事。”黄渤内心里反而对“逆?#22330;?#26377;一种特别的寻求。


      很多年前和管虎导演拍《杀生》的时候,他们就讨论过电影是否可以商业性和艺术性之间?#19994;?#25152;谓“平衡”这个话题。相比于用“艺术性”这个词,黄渤更愿意用“表达性?#27604;?#32780;代之。


      “我当时就和管虎?#25285;?#20026;什么不能让一个表达得有意思的片子让观众更好接受一些?#21487;?#19994;性跟作者的表达不应该是针锋相对的东西,我觉得它应该能够融合起来。”果然,这便是他在《一出好戏》里在?#38750;?#30340;了。


      他很理智,知道要达到这种“融合”势必需要很多的“前提?#20445;?#33509;要将商业和表达兼顾,那么他就必须选择一个主题宽度和深度“巨大”的故事,只有这样的故事?#25293;?#26377;足够的包容性。黄渤按照这个思路把剧本打磨出来了,他描述那个过程就是“?#21051;?#37117;在给?#32422;和?#22353;,?#21051;?#37117;在经历绝?#22330;保?#39030;过来了,开拍,遗憾?#22836;此?#36824;是没能避免。“最终在?#23548;?#25293;摄的时候,我并没有在一个点?#36132;詰米?#22815;深,基本上都是点到即止,把空间留给大家了。?#26412;?#20854;原因,他分析:“一个原因是,没想给大家留一个明确的结果;另外一个原因就是,每一个话题一旦深入进去,切到现实以后,故事可能会走到非常黑的地方去,但是我就不想那么皱着眉头讲这个事。”


      他原本还写了另外?#35805;?#32467;局,岛上的故事结束了,镜头切回公司里,还是这群人,在办公室里正常上班。?#30333;?#21654;啡的做咖啡,复印材料的复印材?#31232;?#31361;然有一个人?#25285;?#20320;看这挺牛的,大家就都聚过去了,屏幕上是一个大鸭子船是搁浅在岛上,当然那个鸭子是个蓝色的。然后新闻标题上写的是,海啸?#29575;?#22833;踪的?#20999;?#20154;?#19994;?#20102;,船上大概三四十人,岛上有他们生活了好几个月的痕迹,但是无一生还。这些人是怎?#27492;?#30340;?怎么回事?大家围在?#40644;?#21508;种猜测,老板走过来?#25285;?#20320;们的活干完了吗?给你们安?#27966;?#20102;是吧?……大家就回去了该干吗干吗去了,老板?#25442;?#22836;,把荧?#36824;?#20102;……”


      《一出好戏》是一个可以?#25105;?#36873;择最终走向的故事,“说实在,我不甘心让他走到纯黑纯冷的地步,因为人还是要往?#30333;?#30340;。”黄渤自问:“我拍这个电影的意义在哪儿?要告诉大?#33402;?#20010;世界很灰很暗吗?”他不要。“我们能够想象的未来世界,如果要发展得更好的话,可以凭制约、?#31350;?#34913;、凭实力,但?#38454;?#21518;,我觉得真正有可能让世界好?#31859;?#19979;去,最有力量的,只有爱。”


      黄渤还会再继续做导演,拍下去吗?想来一定是一个很多人都问过的问题。


      “是,估计会拍,但是?#25442;?#19968;部连着一部了,我估计就?#19994;?#19968;个?#32422;合不?#30340;真是觉得有意思、?#26723;门?#30340;东西,再去弄。”



      群体和精英,你现在把?#32422;喊?#22312;哪一个阵营里?

      黄渤?#28023;?#24605;量许久)这个东西,有一个区分是,要?#32422;?#30475;?#32422;海?#36824;是别人看?#32422;骸?#21035;人看我,可能觉?#26790;?#26159;精英了吧?#24247;?#20320;?#32422;?#30475;?#32422;海?#21487;能未必。针对表演来?#25285;?#24930;慢慢慢我对它觉得陌生,这个陌生就像一开?#23478;?#26679;,一直?#39318;约海?#20320;能演好吗?能演肯定能演,能演好吗?以前你觉得好,现在你未必觉得好。你对?#32422;?#30340;?#40092;对?#26469;越多,认定跟评判也会重新转换角度。到不了自卑,但是也并没有觉?#31859;约?#26377;多么“精英?#34180;?#36825;个时代有多少人认为?#32422;?#26377;精英感的?觉?#31859;约?#23384;在感特别强的?你觉得你?#32422;?#26159;不是?我今天看了一句话,说人不是独立存在的,是群体存在的。


      《一出好戏》里,你说如果把马进放在大陆上,他肯定不是个精英,但他被放在孤岛?#29616;?#21518;,情况就变了。

      黄渤:对,他?#38454;?#21518;可不就是精英啊,都成带头儿的了。这和我们的现实?#34892;?#30456;似啊,(?#26434;?#26377;的人来?#25285;?#22914;何走到成功或者精英的位置,方式方法和过程都不重要,似乎就是最终的结果特别重要。


      你对成功学是什么态度?

      黄渤:有的时候觉得挺喜剧的,我也不知道写?#20999;?#25104;功学书的人,他们的结果都是怎么样,到?#23376;?#22810;成功,我的电影里面对这种现象的嘲讽已经很多了。


      但是没有欲望,怎么能成为顶尖的人呢?

      黄渤:欲望无好?#25285;?#27442;望使人类进步,欲望使社会发展。但是有一个“度”的问题,过度的欲望是什么东西?我们的痛苦本身也不来?#26434;?#27492;吗?欲望大的时候,带来的毁灭性就越大。


      你对人类抱有希望吗?

      黄渤:我抱希望的。我就属于那种平时别人说这人不怎么样,我说?#25442;?#21543;,挺好的。慢慢慢慢时间长了,再加上?#32422;?#30340;社会经历相对丰富点,其实知道现实是怎么样了,但我会下意识屏蔽掉?#20999;?#22351;的东西,我宁?#19978;?#20449;什么是好的,但这不代表我不知道?#20999;?#22351;的东西存在。


      做电影这么多年,你对它的热情与爱有变化吗?

      黄渤:有,小一点的时候就?#19981;?#26524;断一点爽一点脆一点爆一点纯喜剧一点的作品,慢慢成长了,对世界、生活的?#40092;?#37117;变了。?#26434;?#34920;演也是一样。我曾经跟一个非常成熟成功的演员?#40644;?#21507;饭聊天,他就唉声?#37202;?#30340;,说过两天要进组拍戏了……我当时都诧异,多么有意?#23478;?#32844;业,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我曾经觉?#26790;?#30340;这一天永远?#25442;?#21040;来的,谁知道如期而至。我就是一直在抗争,不愿意让这份职业对我来说只是一个?#26696;?#27963;儿”的感觉。就?#31859;约?#24930;下来一点,寻找乐趣。


      很多演员都会?#25285;?#24635;是拍不到?#19981;?#30340;作品、?#19981;?#30340;角色,你有这种困?#24597;穡?/p>

      黄渤:当然有,怎么可能世界是给你准备好的呢?



      廖凡:能去哪儿呢?都在江湖

      撰?#27169;?#21525;彦妮


      一直在角色里游走于社会边缘和人?#21592;?#30028;中的他,未少思量?#32422;?#22810;年来做出这些选择的必然性,这是多年来他没?#20449;?#24323;掉自我表达的一种体现。他不需要一个多么大的江湖,出逃和回来,有时候是同一件事情。


      失落与荒诞

      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些问题。”

      依旧是这样的开场白,来自演员廖凡先生。但他说这话的时候,气氛却一点都不别扭。他悠闲地从酒壶上旋下来两个小杯子,又转动了一下壶盖,倒出些金色的液体,是10年的拉弗格威士忌,他的随身?#22353;选?/p>


      正是秋日的午后时分,Vogue Film拍摄间隙,廖凡提议坐在户外,周围有树亭亭如盖,空气中有风,吹动树?#31471;?#21047;响动。此刻,一切如愿,他显得很舒适。


      前几日刚刚结束了新电影的拍摄,廖凡形容?#32422;?#30340;心境是“有点失落?#34180;?#22240;为拍完了, “没事儿干了,无所事事?#34180;?#20182;说?#32422;?#30340;“身体机制”没有那?#26149;茫?#19981;是开关,说关就能关得上。”过去一年 ,他拍了四部戏,比以往的工作频率高得多。因为“确实有好的合作,风格不一样,去试一试,感觉会截然不同吧。”


      廖凡所言的这些极具个人风格的导演中包括姜文、?#32456;量隆?#20170;年已经公映的《邪不压正》和《江湖儿女》便是他去年接续拍摄的两个作品。


      “和老姜的合作方式完全是戏剧性的。全场能量很集中,拍摄很密集,拍摄量非常大,?#21051;?#30005;光火石。”


      到了《江湖儿女》,则一?#20262;颖?#24930;了,变得比?#32422;?#30340;生活节奏似乎还要慢一些,四个月拍摄周期里,停停走走,顺着人物的成长线索,从过去到现在,廖凡抬起?#26049;?#25918;?#25314;?#25166;马步?#35805;閫度?#21040;其?#23567;?/p>


      ?#30333;?#19968;个演员,做一个好的演员,是要?#35270;?#33021;力很强的,理论上应该是吧。”他啜了一小口酒。


      《邪不压正》是明喻和隐喻互相交织的,?#21152;?#22840;张、戏?#21097;?#24278;凡饰演的朱潜龙是一个“背叛者?#20445;?#20182;那张扭曲着下巴贴?#24656;?#20803;璋的照片,因为与画中人太过神似而被全网疯传。


      当我说?#29240;?#28508;龙是一个那么坏的人”的时候,廖凡的?#20174;?#26159;把头几乎歪了45?#30830;?#38382;道:“坏吗?”一脸的疑。但当我再?#25285;骸?#25105;觉得他是丑陋”的时候,他?#32844;?#22836;正?#26031;?#26469;:“是的,是这样的。”


      “(朱潜龙)那样的人在那个时候挺窝囊的,窝?#19994;今部?#20102;,疯了这人。《邪不压正?#27675;?#37324;边这些人,姜文都把他们送到极致里去了,每个人都会把?#32422;罕频?#19968;个死角去,?#25442;?#32473;?#32422;?#30041;余地的。”


      廖凡第一次看《邪不压正》的完整成片,是在古?#24444;?#38215;的首映礼上。大银幕背后是绵延了数千年的万里长城。他说看?#38454;?#21518;一场戏,李天然站在空?#21561;?#30340;房顶,大声?#30333;拍?#20010;名字,没有回应只有回响,只有灰色的瓦片和天空时,他觉得怪难过的,怪忧郁的,?#36136;?#33853;的。


      你在生活里老失落吗?


      “有失落挺好的。就到失落就行了,对吧?就别再往上了。再往上是悲伤。别再往上了。”


      《邪不压正》是幻象幻到一定程度成了真,《江湖儿女》则是因为专注描摹现实而使现实入了荒诞的境地。这一次,廖?#28196;?#20102;斌哥——一个常看?#32456;量?#30005;影的人都会觉得很熟悉的名字,这个名字在?#24230;五幸!貳度?#23777;好人》里?#21152;?#20986;现。有人问,这是把过去故事里斌哥的人生拼?#21152;?#34917;上了一块缺角吗?廖凡不置可否。他认为,这一切就像一部电影、一个角色、一种人生的AB面之别吧,曾经是A面,现在,转过了一个方向和角度而?#36873;?/p>


      “荒诞嘛……”他话音落下之后还有一串不可见却分明存在的省?#38498;牛?#31561;了?#25442;?#20799;,他没再说下去,就也没再追问,他头顶的枣树枝桠被果实坠着摇晃了几?#25314;?#34276;椅上的落叶也在风的作用下微微?#35835;碩丁?#20801;许廖凡不解释。


      割裂与时间

      “我已经不是江湖上的人了。”


      这是廖凡在《江湖儿女》中一句关键的台词,说给他的女主角巧巧,是一句拒绝。彼时他们各自?#23478;?#32463;走过了一段长路,一个为?#32422;?#27963;,一个为另一个人活,难以评判谁对谁错。


      所以可以这?#27492;?#21527;,电影的前半段,你在江湖里,之后你就不在了?


      这个问题显然给廖凡带来了困?#29275;?#20182;又露出了那种为难的神色,直到他说出?#32422;?#30340;回答,我们才知道,为难他的不是这个问题,而是某种谁也逃脱不掉的规律和真相——“都在江湖,能去哪儿?都在江湖……”


      所以就算斌哥说了那样一句话,也在心理上把这个深爱他的女人?#39057;?#20102;身外,看似把当下的?#32422;?#21644;过去的?#32422;?#19968;?#26460;?#24320;了,但他能?#28949;?#24320;的,无非是过去的某一部分的?#32422;喊?#20102;。


      “他摆脱了以前,和过去做了一个割裂,他和他的小江湖已经彻底的分清楚了,他要重头开始。可是,其实不管你在哪儿,都是一个江湖。人在时间面前,在一个时代或者一个社会面前,你不可能摆脱掉一些东西。你以为你和以前的那个小江湖割裂了,?#23548;?#19978;你还身处其?#23567;?#23601;算你想要割裂,那‘割?#36873;?#36825;个?#26102;?#36523;,就是你跟这个江湖之间的一个新的关系了。”


      廖凡不怎么相信“时间”这个?#25293;睢?#20934;确来?#25285;?#20182;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孤立地感受到时间的存在。


      “你只有看到别人的变化,你?#25293;?#24863;觉到时间过去了。但它早晚都会过去的,所以在它过去之前,还是好好的,别想这个问题,好好地利用好这点时间就行了。”


      他自认“不是一个那么上进和积极的人?#34180;?/p>


      那,你好争?#20223;穡?/p>


      “应该会吧,不知道,?#36136;?#20040;事儿。”


      看着他一副干什么都不怎么使拙力的样子,你如非要死乞白赖从他手里?#31859;?#20160;么东西,他好似也会撒手?#36879;?#20320;的样?#21360;?/p>


      因为他有他?#32422;?#35201;寻的道。若说这世上唯一可以不被别人抢走的,恐怕就是你的困惑与哀伤了吧。


      廖凡的思虑关乎创作题材的选取。“为什么长期以来,从最开始的《?#22530;弊印?#21040;《?#35805;?#28023;水?#35805;?#28779;焰》,再到《江湖儿女》,我好像总在选择饰演不同时代不同时期的各种……行走在边缘的人,或者在边界徘徊的人……”这是他的无意识,直到这些无意?#29420;?#31215;起来,堆在那里,成了后来人们描述廖凡时的一种?#21018;鰲?/p>


      “这可能就是我没?#20449;?#24323;掉自我的一部分。”他亦将这种选择的过程和结果当作?#40092;?#33258;我的那簇烛火。“我觉得这样的人可能会更有意思,或者更有生命力,或者是对观众来?#25285;?#20914;击力会更强烈一些。”


      廖凡爱看?#33539;?#32500;尔的电影。“你不?#19981;?#30475;?#33539;?#32500;尔的电影?你不?#19981;犢春?#33394;电影?#31354;?#20010;你得看看,特好玩,特经典。”他语气里有一丝不可?#23478;椋?#20043;后又滑?#35282;?#25551;淡写去了。


      《第二次呼吸》《杀手独行》,他都看了好多遍。?#26263;?#20013;的犯罪过?#22871;?#26159;非常漫长,没对白的,可能有10分?#21360;?0分钟,全部用镜头来表达……”他的推荐?#31034;?#20307;、简练。这些在“犯罪?#34180;ⅰ?#36867;?#36873;薄ⅰ?#36867;亡?#34180;ⅰ?#34987;捕 ”一系?#34892;?#21160;中穿行的人,让廖凡感到“有意思?#34180;?/p>


      “其?#30340;?#20010;人在选择的一刻,站在命运的路口,那个决定性的?#24067;洌?#20182;要往那边走,很多时候都是完全偶然形成的。”犯罪感就好像在暴风里的一根麦秸秆,摇摇摆摆不可自支,最后将其压倒的那阵风什么时候会来,会让它以怎样的姿势倾?#29627;?#19981;?#38454;?#21518;那一刻,谁也不知道。


      廖凡爱的,就是这种“不知道?#21271;?#21518;的复杂和不测。



      有过不想再演?#20999;?#36793;缘人物”了的念头吗?

      廖凡:那得有更好、更有意思的出现才行。其?#30340;?#20010;“边缘人物”也还是一个标签吧,说的还是人的多样性。


      这些类型的角色可以给观众带来什么呢?

      廖凡:对?#32422;?#30340;?#40092;丁?#23545;世界的?#40092;丁?#20320;?#26434;?#20154;情世故了解多少决定了你会演什么样的电影。你对人了解得深刻,才可能会去驾驭不同的面?#20303;?/p>


      电影对你来讲宝贵的、无法割舍的、让你上瘾的东西是什么?

      廖凡:肯定还是电影让你和别人发生了一些关系吧。和观众之间发生了一些关?#25285;?#25110;者是你可能去扮演一个人,让他们有了一些想象,甚至于有一些共鸣或者是?#36132;?#36215;码?#34892;?#20154;物,还是我非常?#19981;叮?#24895;意去表达的,然后观众看了,他们会?#22411;?#36523;受,或者比你想得更丰富,还是很满足的。


      你想成为一个让大家都?#19981;?#30340;人吗?

      廖凡:这得对?#32422;?#22810;苛刻,?#25293;?#25104;为大家都?#19981;?#30340;人?#31354;?#24471;?#29260;约?#22810;少东西才行?而?#36965;?#19981;一定被大家都?#19981;?#23601;是一个好事儿。


      你的江湖在哪儿?

      廖凡?#33322;?#28246;在哪儿?我的江湖很小,偶尔可以出去转转,也还是回到了我的江湖——丽都,我是丽都之光。(笑)


      和姜文工作的时候,需要那么多的能量撞击,那个过程里你会紧张和压力大吗?你的心态是?#27801;?#30340;吗?

      廖凡:是啊,为什么要紧呢?


      你的职?#36947;?#24819;是什么?

      廖凡:聊这么遥远的,职?#36947;?#24819;……太遥?#35835;恕?/p>



      在电影中,成为另一个?#32422;?/p>

      撰?#27169;赫拍?/p>


      摄影:黎晓亮Alexi Li


      能为誉为世界的Fashion Bible的Vogue杂志拍摄短片我很高兴。


      电影是一门综合的艺术,汇集着各种不同的艺术色彩,时尚元素也是电影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
      故事创意出处为庄周梦蝶。每个人都在?#32422;?#30340;生活轨迹上忙碌着。但或许他们在内心某个角落会藏着一个另外的?#32422;骸?#20154;在?#37327;?#30340;打拼生活中,出于各种原因,很难去做?#32422;?#30495;正想做的事,去成为?#32422;?#35774;计中的那个角色。影片中的男明星(廖凡饰)与花卉师(黄渤饰)在某种情境下是可以相互?#25442;?#20154;生的,在女明星(杜鹃饰)的指引安排?#25314;?#20182;们相互在梦境中体验了各自的人生,他们一个向往被人关注,怀揣梦想而努力;一个向往简单快乐,怀念平凡普通的人生。这种对?#32422;?#21478;外一个世界的渴望最终化为动力,让他们彼此在现实生活中做回更好的?#32422;骸?/p>


      拍摄过程很愉快。廖凡将男明星的知性?#24278;齲非?#23436;美,生活工作中难以放松,对?#32422;?#35201;求严格,通过表演细致展现。黄渤扮演的花卉师凸显了聪明干练,轻松快乐的状态。在拍摄筹备期,黄渤与我多次沟通,?#40644;?#23547;找最佳人物定位,揣摩更细致真切的人物性格。杜鹃饰演的女明星神秘知性,善于观察,在现场全力配合?#25314;?#22312;细节处将此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
      我很热爱电影创作的过程,在电影创作的各个?#26041;冢?#25105;希望通过电影语言表达手法传达?#32422;?#23545;人生及世界的感悟。在参与了《山楂树之恋》《金陵十三?#24013;貳?#24402;来》等多部作品的剪辑工作后,我导演了第一部电影《28岁未成年》。全片用女性视角展示奇幻爱情故事,教会观众如何活出自我,爱?#32422;骸?#22312;2018年8月国内首档音乐创演秀《?#32654;?#20043;城?#26041;?#30446;中,在我的综艺首秀音乐短片《这一碗面》创作中我努力用?#32422;好?#24863;的触觉、?#21183;?#30340;镜头语?#36234;彩?#24179;凡而感人的爱情故事。我们对生活要充满热爱,洞察生活中的细节,同时又要敢于挑?#38454;?#25105;,有独特的个性,用国际化的视野去传达细腻的情感。


      每个人都充满着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与渴望。生命短暂,一辈?#21491;?#35768;并不能选择那么多种人生。我们要?#24050;白约海?#23454;现?#32422;骸?#20570;?#32422;海非?#26790;想中的生活并不容?#20303;?#25104;功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坚持去做,去向着?#32422;?#24819;要的方向改变的这个过程。领悟找?#32422;?#30340;路上发自心底的?#32769;玻?#24515;行合一,?#32422;?#30495;正的快乐。每个人?#21152;?#35813;?#19994;阶约?#20154;生的立足点,认清?#32422;海业?#31616;简单单做?#32422;?#30340;单纯与美好。


      编辑:张静Mia Zhang



      将本文分享到

      本文相关品牌

      本文相关单品

      你可能还会?#19981;?/span>

      更多相关网站内容

      关注官方微信
      VOGUE VIP专享
      开启互动之旅

      将文章:黄渤、杜鹃、廖凡演绎《梦·镜》:互换人生,你即是我
      ?#19981;?#21040;个人空间我的?#19981;?/a>?#23567;?/p>

      ?#19981;独?#30001;:

      您的?#19981;?#24050;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?#19981;读?#34920;,
      请点击
      "个人空间" "?#19981;?

      已经?#19981;?/p>

       

      您的?#19981;?#24050;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?#19981;读?#34920;,
      请点击"个人空间" "?#19981;?

      亿客隆彩票
      1. <dd id="aegrh"></dd>
      2. <div id="aegrh"></div>
      3. <div id="aegrh"><ol id="aegrh"><nav id="aegrh"></nav></ol></div>
        1. <dd id="aegrh"></dd>
        2. <div id="aegrh"></div>
        3. <div id="aegrh"><ol id="aegrh"><nav id="aegrh"></nav></ol></div>